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對色燈箱行業動態 >> 紅基會捐儀器的價值到底是千萬元還是12萬?

新聞動態分類

紅基會捐儀器的價值到底是千萬元還是12萬?

點擊:   作者:天友利標準光源有限公司      發布日期:2014-07-08
  有業內人士近日報料,上述號稱價值千萬元的“超聲刀”其實際價值僅12萬元。  與此同時,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由受贈醫院以“管理費”的名義收回的近6000萬元去向卻迷霧重重。  “溫暖中國”是四年前由一位名為齊中祥的醫療器械商與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共同發起的一個貧

  有業內人士近日報料,上述號稱價值千萬元的“超聲刀”其實際價值僅12萬元。

  與此同時,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由受贈醫院以“管理費”的名義收回的近6000萬元去向卻迷霧重重。

   “溫暖中國”是四年前由一位名為齊中祥的醫療器械商與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共同發起的一個貧困腫瘤治療項目。四年間,約100臺報價近千萬元的超聲刀通過中國紅十字基金會進入到了全國百家治療癌癥的醫院。

  北京普祥中醫腫瘤醫院,自2006年10月20日“溫暖中國”項目發起時,超聲刀治療腫瘤就成為該醫院的治療項目之一。

  今年7月8日,該院院長徐華勇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稱,“超聲刀”全稱“HIFU-2001型高強度聚焦超聲腫瘤治療系統”,是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捐贈的號稱價值500萬元的大型醫療設備。徐華勇稱,醫院每年利用超聲刀免費救治4例左右,收費和半收費治療的約幾十例。

  而與北京普祥中醫腫瘤醫院類似,“超聲刀”在國內一些醫院的腫瘤科至今仍被使用。貴州省人民醫院腫瘤科副主任楊飛月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每年通過超聲刀治療的病人在400~500例。

  不過,關于超聲刀的作用,業內人士看法不一。趙昌倫,一位自稱是這批超聲刀的升級服務代理商,告訴記者,據他向近百家定點醫院打電話了解到的情況看,由于后續服務跟不上,半數以上閑置。

  河南安陽某三甲腫瘤醫院辦公室主任李郭(化名)表示,該設備使用的效果不理想,主要是治療效果難以界定,無法進入醫保報銷。該今年來還沒有使用過。而河北青龍縣醫院超聲科的醫生稱,從2010年起設備就沒有使用過,原因是用了沒效果。

  “溫暖中國”項目辦公室主任、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理事齊中祥表示,閑置的并沒有超過一半,有1/3的受捐醫院還做得很好,“(閑置)因素很復雜,有的是院方不重視,有的是醫生的問題,有的則是我們做了多次培訓,但都沒有培訓出來。”

  “溫暖中國”發起人身兼數職的齊中祥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轉捐的超聲刀,出自上海交大新地實業公司。而其最成功的銷售商,是一位名叫齊中祥的商人。齊是中新瑞錦科技發展(北京)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同時擔任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理事和“溫暖中國”項目辦公室主任。

  齊中祥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經過評估,他所捐贈的超聲刀市場價值合605萬元/臺,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給其確定的價值是每臺500萬元,按照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提供的數據估算,其總額高達5億元;而按照齊中祥以及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網站上的定點醫院數量估算,其捐贈額也在4.5億元左右。

  資料顯示,中新瑞錦科技發展(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9月19日,注冊資金1118萬元,其中以知識產權出資1093.72萬元,現金出資僅24.28萬元。調查顯示,齊中祥所謂的知識產權,是一項名為“醫用鎮痛貼”的實用新型專利。安徽華安會計師事務所對其做出了上千萬元的估值,但專利評估報告上簽名的“專家”卻僅有齊忠祥在合肥瑞錦的同事曹子華。

  7月12日,齊中祥對記者表示,上述資料有誤,專家不只曹子華一人,程序上都是合法的。其擁有的專利目前還沒有開發利用,準備到下一步再使用。

  生于1974年的齊中祥,在與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合作前,一直在做醫療器械銷售。2006年,齊中祥的母親被查出食道癌,后來齊家因癌癥去世的人增加到3個。齊中祥說,這對他的觸動非常大,他希望尋找到解脫病人痛苦的醫療設備。

  2006年10月20日,在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的支持下,他發起了“溫暖中國——貧困腫瘤病人救治行動”。一種慈善救助模式由此產生,即通過捐贈企業捐贈設備給定點醫院,醫院承諾每年免費救治30~50位貧困患者,而慈善組織可以通過企業或者醫院的捐助獲得支持。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的資料顯示,“溫暖中國”設立的定點醫院實際超過了100家,但齊中祥表示只有90多家。《每日經濟新聞》在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網站上看到,“溫暖中國”項目的定點醫院一共有87家。

  然而,對于號稱價值千萬的超聲刀,有銷售醫療器械的人士質疑稱,該設備最低價大約在每臺12萬元左右,“過去他們采用以租代售的方式回收成本,就是收到12萬元就不收了,其成本就是這些錢。”

  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紅十字基金會、齊中祥和上海交大新地實業公司詢問,其都否定了12萬元/臺的底價。齊中祥表示,12萬元肯定買不了一臺機器,但拒絕透露具體金額。

  在給記者的書面回復中,中國紅十字基金會認為上述設備報價是980萬元;齊中祥答復的是該產品估價605萬元,定價是500萬元,目前銷售價最低可做到150萬元。

  “我們公司給出的價格基本上是一臺300萬,這300萬包括所有的設備安裝、調試、培訓和維護等相關費用。而第一年免費保修期過去后,維修費用需要另行算。”7月8日,上海交大新地實業公司市場部經理陸春貴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不同地區和醫院售價有所不同,但大概就是這個水平。我現在給出的最低價是245萬,當然還有談的余地。有些貴的地方每臺我們可以賣到450萬。”

  至于成本是否真如坊間所言的“只需十余萬”,陸春貴笑而不答,只說:“目前市場上還有些人說這個成本只有30萬呢,但我對這個產品的成本多少不清楚,也不好談。”

  “我們初始設計項目時,有人說不收醫院的錢,但后來討論下來,還是要收一點管理成本。”齊中祥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過去其他項目曾經發生過受捐方出錢少甚至不出錢,捐贈設備基本不用的情況,這就浪費了。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的回復顯示,“項目發起之初,考慮到項目各方的實際運營成本,紅基會下發文件中明確由定點醫院捐贈相關費用,該費用為60萬元,被稱為‘管理成本’,主要用于該套設備的運輸、安裝、調試、后續維修、人員培訓以及活動的宣傳推廣、項目管理等相關費用,醫院據此按照自愿的原則支付。”

  但前述河南安陽某腫瘤醫院辦公室主任李郭告訴記者,該院接收捐贈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要捐60萬元的培訓費和安裝費。

  陸春貴也表示,目前和紅十字基金會合作掛牌的活動已經停止,“之前紅十字 (基金)會要求的60萬元管理費也和我們銷售沒有關系,是直接給紅十字(基金)會的。”

  根據紅基會描述,定點醫院有100多家,這意味著其所收醫院捐來的管理成本高達6000萬元。齊中祥表示,項目設立后,前來申請的醫院有300多家,最后確定了100多家,現在只有90多家繳納了捐款。即便如此,其管理費也在5000萬元以上。

  熟悉“溫暖中國”項目的人士介紹,溫暖中國項目收取的60萬元管理費,實際上就包含了超聲刀的進貨成本,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獲得其中的20%,剩余的歸中新瑞錦公司,其中包含了進貨成本和服務、運輸、安裝等費用。

  齊中祥和中國紅十字基金會都對分成比例表示否認,齊中祥說,在“溫暖中國”項目運作中,他的中新瑞錦公司賬目“基本持平,略虧一點”。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也沒有透露扣來做工作費用的金額是多少,僅透露將該款的部分用于日常工作,還將其中一部分用于地方紅十字會,原因是他們參與了定點醫院資格的審核。不過,無論是齊中祥還是中國紅十字基金會都表示,今年5月份邀請了第三方審計機構對“溫暖中國”項目的管理成本進行了專項審計,結果將在其官網公布。

7乐彩走势图